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那么恐惧睡觉

白天被人撕开了一个几乎被我遗忘掉的伤口——这个口子对我来说很深,甚至让我觉得时间再久它也没办法完全愈合。

我一直觉得人要有点情商,那点蠢在长辈面前卖弄一下刷个存在感就够了,别觉得自己很受欢迎就想着去“教导”平辈的人。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在同学面前被人教训了一通,而且我被说的事,和那个说我的人屁关系都没有。
我和一个朋友抱怨,然后她总结一句这货是把自己当网上的键盘侠吗?
瞬间理解了(。

当时那件事烦得我差点崩溃,中间看似解决了结果突然就爆发出了更大的问题。
最后我觉得那是我在那种不安定的情况下……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我的其他朋友虽然也说我在这件事里有不对的地方,但毕竟解决掉了,也就不再去提。
那个家伙可倒好,开学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扯着这个问题不放,要不是教室里基本上都是能听懂中文的同学,指不定我又要被说教一通。
为了表面的平和我并没有指着她说,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和朋友抱怨的时候有说,你看我跟你能说我内疚、后悔一开始的决定。但我是真的没心情跟那个家伙解释,也没那个打算。我已经说了解决的结果,对面还不满足,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资格在那边不满足。

至于为什么要发一遍……现在想想还是气得慌。
(-᷅_-᷄)

感觉自己真的是眼光不行,几个打算交好的人全是这种靠近就觉得后悔的家伙——暂时还有几个正在观望中。

不过某个人我跟她互怼互相抱怨也磨了快两年,好久不见之后凑在一起聊天也觉得开心舒服……其实挺好的,认识她。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