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闲闲闲闲闲

具体几个闲主要是看完我手抖打了几次x

耳鸣越来越重,感觉已经有点影响日常的听力了。
我都不太记得没有耳鸣是什么感觉了。

可能是熬夜太久了


——18.3.8凌晨:

我回家路上会路过一座桥,中间宽宽的机动车道,两边顶多三人并排的人行道。人行道的外面拦着石护栏。顺着河流往西看是天空树。

我过桥的时候经常会扭头去看一眼,然后视线顺着塔身落到塔影再瞟过河流回到脚前的路上。

水面一般很平静,晚上映着灯光很漂亮。风吹过的时候才会泛起点波纹。没见过鱼。

沿着河岸往塔的方向走,十分钟内还有一座小桥。窄的一个方向只有一个车道。然后边上隔出来一条勉强够两人并排的小道。这条小道外面只有一层很薄的金属护栏,从栏杆缝可以看到脚踩的垂直位置稍微靠外一点的水面。

周一那天晚上,我看完电影回家。路上风大雨大,折叠伞刮翻了几次,感觉支撑伞面的骨架出了问题。无奈之下收了伞压低帽子,顶着不定向的狂风雨往家走——也算是了了我有段时间的“想淋雨”的愿望。

路过小桥的时候,看着被刮得平静不下来的水面,脑子其实是一片空白的。

我和自己说,淹死的人最后会被泡到肿胀,浮在水面被人围观。很难看。

最后我捏了捏自己的伞,不再看水面,一心往家里走。


当时真的有一瞬间是想跳的吧。

我不会游泳,那个时间因为天气路上也没有人,十有八九就能成功了。


我还能坚持多久呢。


——2018.3.9

原来才过去一天啊,消沉的时候真的感觉一天慢得比得上一年。

昨天凌晨写下上面的文字之后,想了很久。一直到六七点才睡着


醒后除了游戏也几乎全部在想那件事。


我住在八层楼,这里的屋子外面是没有铁栏杆的。

不用花时间收拾自己走到河边,我只要打开阳台的门,走过去,翻过去那堵矮墙就可以告别世界。


我在害怕。

这大概是所谓生物都存在的……求生欲。


我没有办法开口告诉我的朋友,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猜也猜得到回复不外乎是想想父母,去看医生。

自己不想去看医生。

就是因为还想着父母所以我现在还活在这里。


解脱离我那么近——难以想象我以前居然没有注意到,可能是下意识的不敢去想。


心态突然崩到这种地步大概还是所谓的换季和凌晨的原因。


捱过雨季等春天再说吧。


等得到的话。


我去吃点东西啦,太宰的人间失格里面写,女性好像难过的时候吃点甜甜的东西,被逗笑了就会很快恢复——原句肯定不是这个但意思一样。

虽然叶藏说自己不懂女性,但实际上还是注意到了很多细节。

评论

© 阿闲闲闲闲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