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闲闲闲闲闲

具体几个闲主要是看完我手抖打了几次x

大概是读书笔记(´・_・`)

《人间失格》太宰治
基本上是针对翻译的一些看法——还需要什么感想?我想说的都在摘下来的句子里了。
——最后还是写了点xjb扯的感想。

看到了“胆小鬼的棉花幸福观”的原文(这什么鬼。

弱虫は、幸福さえ恐れものです。綿で怪我をするんです。幸福に傷つけられるんです。傷つけられないうちに、早く、このまま、分かれたいとあせり、れいのお道化の煙幕を張りめぐらすのでした。

胆小鬼连幸福都怕。
轻柔如棉也能伤人,被幸福所伤自然不奇怪了。(这是译文的翻译,字面意思只是“会因棉花受伤。会被幸福所伤”。我对这种翻译有点兴趣)
在还没被伤到之前,焦急的想要尽快保持原状地分开,并散布着如往常一般自娱娱人的烟雾。(译文原文。感觉最后的烟雾换成伪装会更好一点……好吧还是怪怪的。


自分は、皆にあいそがいいかわりに、「友情」というものを、いちども実感した事が無く、
相较于我每个人都很亲切,但是我对友情这种东西完全没有过实感。

(前略)、人に好かれる事は知っていても、人を愛する能力に於いては欠けているところがあるでした。(もっとも、自分は、世の中の人間にだって、果して、「愛」の能力があるのかどうか、たいへん疑問に思っています)そのような自分に、所謂「親友」など出来る筈は無く、そのうえ自分には、「訪問の能力さえ無かったのです。他人の家の門は、自分にとって、あの神曲の地獄の門以上に薄気味悪く、その門の奥には、恐ろしい竜みたいな生き臭い奇獣がうごめいている気配を、誇張でなしに、実感せられていたのです。

明知道自己被人所喜爱,却缺乏一丝爱人的能力。(这句的翻译和我自己的很像,但我的到底是没有这句让人有感觉。
话虽如此,我一直对于人们是否都具有“爱”的能力这个问题感到十分困惑。(这是我基于译文的二次修改,包括句首的“话虽如此”和句中的“……这个问题”都是我自己加的。不加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对于我这个“翻译初学者”来说不加有点别扭——或许以后会改。
这样的自己,非但交不到什么挚友,甚至连“登门拜访”的能力都没有。对我来说,别人家的家门比神曲中的地狱之门还可怕,像是在大门尽头处蠢动着一头可怕的毒龙一般,活生生的怪兽,这感觉一点也不夸张,真切地活跃在我心中。(这句原本想停在挚友的位置,看了眼句子结构还是全部摘下来了。翻译完全是译文。


ああ、人間は、お互いに何も相手をわからない、まるっきり間違って見ていながら、無二の親友のつもりでいて、一生、それに気付かず、相手が死ねば、泣いて弔詞なんか読んでい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唉!人类真是一点也不相互了解,完全看错对方,还以为是独一无二的挚友,一辈子都没察觉到,直到对方过世,还泪流满面地吊唁呢!
(译文的感觉也有点怪,可能是和我平时看的书用语习惯不一样。


「世間というのは、君じゃないか」
所谓世人,不就是你嘛!

世間とは個人じゃないか。
世人不就是个人嘛!


それが、自分だ。世間がゆるすも、ゆるさぬもない。葬むるも、葬むらぬもない。自分は、犬より猫よりも劣等な動物だ。蟾蜍。のそのそ動いているだけだ。
这就是我了。世人不会对我有什么原谅不原谅,也不会有什么遗弃不遗弃。我,是个连猫狗都比不上的劣等生物。蟾蜍。只是慢吞吞地活动着。
(这段之前是叶藏看了上田敏翻译的法国诗人Cuy-Charles Cros的诗之后的感想。这之后叶藏的酒瘾开始变大。他住在高圆寺。我也曾经在那里住过一年多,不得不说那个车站活力满满,特别是晚上总有热爱音乐的青年在弹唱。

非摘抄,看到这里停了一下看文野回san值。
叶藏当时住在静子家里,她的女儿茂子也接受了他喊他爸爸。但他除了依靠女人生活以外,整日酗酒,还拿静子的衣物当掉去换酒喝。有天他回去的时候听到两个人在讨论他喝酒,只说了几句,然后开始和刚带回家的兔子玩闹。叶藏只觉得是自己搅乱了两个人朴实的幸福生活,并向神祈祷想要感受到这种幸福,哪怕只有一次也好,就离开了。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叶藏都是个渣到洗不白的蠢货,先不说之后,在这之前他有过很多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但都被他舍弃了。毕竟这不是热血漫画,主角被动的接受他人的好意后想的不是变好,还因为有钱了所以更加不知收敛。
我想到了敦——朝雾笔下文野的那个。重看第一季动画,第一集最后太宰对其他人说,让敦成为我们的社员吧。乱步嘟着嘴说果然太宰是个笨蛋。对此敦一开始是拒绝的——哪有天上掉下来这么大馅饼的好事。然后他就被太宰忽悠去了侦探社,还通过测试成为正式社员了。但加入之后第一件事是怼上港黑抓人虎(实际上按照日语里人狼在中文是狼人,应该叫虎人,但是人虎叫惯了也懒得改)他给樋口打了电话就离开侦探社打算牺牲自己保全对自己那么好的大家。结果家被偷了(并不是)。事情解决之后他在国木田的训斥下哭了。我猜是被大家的包容感动的。完全理解错了的国木田逗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啊巴拉巴拉。
我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像太宰——其实倒不如说是像叶藏。后来觉得自己哪都不像太宰那么厉害。就又觉得自己像没遇到过太宰的敦。但是敦也很小天使,虽然傻了点但求生欲那么强还很单纯善良,我和他一点都不像。兜兜转转到我重新看了人间失格,即使这个名字是日文,我也不太喜欢把它叫成丧失了人类的资格。觉得自己可能更像叶藏。差距在于他能凭脸当靠女人的小白脸而我流浪的结果基本上是饿死街头。
把话题说回敦,我对他可能跟芥川初期看他的感觉差不多,“凭什么你这种废物能得到那个太宰的另眼相待”。越看越觉得他就是那种升级流的主角,反而其他各种配角的塑造越来越吸引人。剧场版有人说看出来了敦的成长什么的很感动。我:“不敢动,不敢动”。对这种角色我能理解但不喜欢。

我说话一般没什么总结,就是xjb扯我的感想。憋在心里不舒服非要说出来才算完。
点进来看得也就xjb随便看吧,我没放仅自己可见就还是希望有人能看的。没有回复也一样。

安利一首歌《REFRAIN》宫野真守唱的。
看一个黑时MAD的时候听见歌词就哭了。

评论
热度(1)

© 阿闲闲闲闲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