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闲闲闲闲闲

具体几个闲主要是看完我手抖打了几次x

妄想

负能量预警


いつもいつもこんなうるさくて、

しんだほうがいいなぁ、あいつ。


你们能想象一个男的,年龄至少二十,嘴碎起来有多么烦人么?还像个心智未开的熊孩子一样往地上、墙上摔东西,砸柜子——还好砸的是他自己的。以及我真期待哪天他砸碎个酒瓶,脚滑摔在上面,去医院待上几个月。

居然还有人听。

不过大概也就是一丘之貂。


抬头看了眼标题,哦,我妄想的是自己拎着什么东西,闯进去,指着他的头,眯着眼说你再逼逼我打烂你的嘴。或者是什么都不说,直接把他变成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实际上我什么都不敢做,我做不到拎着凶器去砸门……甚至正常的去敲门让他小声点我都不敢去,只想着赶快考上大学赶快搬家。


总是幻想如果能去到本丸或者有刀男能出现在我身边,逃避现实、希望有人陪着我。


人总是学不会满足,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不过实际上我并不知道我现在还有什么。父母至今记不住关于我的一些详细的事情,自顾自地说着一些他们以为关心的话,实际上只会让我看了后胃更痛。


天气变冷之后我的膝盖经常在疼,用不上劲,疼得我想回到曾经的某一天告诉那时候的自己“别理那个没良心的东西,受了冻只能自己受着疼,那东西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愧疚’和所谓的‘补偿’的。”

我很不擅长“修复”。找到漏洞、填补漏洞、再次测试……比重来要麻烦得多。


暂时想不到其他的了,旁边开着岚少的实况听着她冷静的天然黑的话,没忍住笑出声。私立被打断了,但是并不觉得烦躁。

最近连生气什么的都没力气……感觉该去看病开药吃了【。】



久违的回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我总是分不清也怠于去记眼前盛开的花究竟属于什么科、学名是什么。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几次(还算有趣的)出行里,我指着路边盛开的花问父亲那是什么花。有些他知道,还有一些他答不上来就直说自己也不清楚,然后和我嬉笑着聊到其他话题。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爱闹的孩子有人哄。这是安静的孩子陪衬出来的。试想要是没有安静懂事的孩子,父母被哭闹不止的孩子围住,难道还能谁哭的最大声就先照顾谁吗?


隔壁又发神经砸墙撞椅子

屋外不知道谁家的狗在叫

我拿着手机默默低头打字

快点结束吧,这段操蛋的人生。

评论

© 阿闲闲闲闲闲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