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记得做过两次笑着醒来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梦。
唯一记得的就是醒来前洒在脸上暖暖的阳光和旁边泛着磷光的水面——我旁边的水池的。
感觉还有其他人,但是想不起来。

感觉可以当个梗。
——只能躺在屋内被照顾的痴呆婶婶突然有一天眨眨眼,醒了,跟大家开心的玩了一天,又“睡”了。

——或者接一下我家每月就会失忆一次的婶的设定。每个月圆夜都会有“另外一个她”醒来,交换回来时“她”会带走她的记忆,所以她到第二天就什么都记不得了。设定里还有个眼镜,那是“她”喜欢的,然后会给她下暗示让她把眼镜藏起来。
再后来,她有了拼命也想去记住的人。渐渐地“她”开始夺不走她想要留下的记忆,而没了记忆支撑的“她”变得虚弱,被神刀们干掉了。从前被夺走的记忆也物归原主,还带着一些“她”的记忆……
——又或者她只是和“她”的链接被神刀们斩断,“她”带着已经夺走了记忆从她的世界消失。而她最后得到了一些“她”的记忆。
……某种程度上也算扯平了?

虽然有个这么大的脑洞,但是我的懒癌已经没救了不想写出来。

我自己也挺想看的,在我的脑洞里,这些被我捏造出来的人物在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在他们身上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

我最喜欢的就是看故事啦!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