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今天她回家了,说了几句话。
信还没到。

心里有点发虚。
写的东西现在拿来看,都觉得我脸皮得多厚才写得出来。
一面又虚她的反应。

现在我抓的到手的“稻草”不多,但也有几根。
就偏偏把这根看得特别重,重到要是丢了我可能就再爬不起来了。

偶尔会想她发给我的自己的照片,上面的姑娘顶着蓬乱的头发张着嘴笑得很开心,没心没肺的那种。
不像我,嘴弯的弧度越大,心沉的越低。
就懂了那种“黑暗中的一束光,抓住了就不想松手”的感觉,又怕自己这一身黑让她嫌弃、弄脏了她。

我自认看得挺透的,一切随自己开心,交往也是忍不了就散。但又觉得自己很固执,一开始给人放了定位,就犟着头不肯给换……也不是没有特殊的被换过,都是往下掉的。
到现在也只有她,起点就比其他人要高,又被我虚着心提了提,还怕她不愿意上去。

祝好吧,哪怕最后不是因为我,也祝她好好的。

评论
热度(1)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