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我决定丢掉今天的作业放飞自我(去看小说)。

今天吃多了胃一直有胀气,嘴里也是一股子药的苦味,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些药这么苦呢。

还赖活着,周末在床上瘫了两天。

她自从放假那天丢给我句信收到了就没再回过话,我也怂的不敢去联系她——然后这两天我发过去的话就跟平时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回音。
大概就是贱吧,明明身边有俩还算可以(或许有机会发展起来的)男生,却非要隔那么老远想泡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的上面的妹子。

在此我得申明一下,我对男性有种抹不掉的抵触,有一点不顺眼就会无限放大。非常不幸的是上面我说的那两个人,我都注意到了他们(让我觉得)略低的情商。

啊……不想写作业也有其中一个人的原因。基础软件课上,在我决定远离那个恶心的家伙的时候,他被人占了原本的座位顺理成章的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上,还经常特地找话题努力跟我聊天。加上有次我课间出教室一趟,回去发现没收进书包的装药的袋子好像被人翻动过(我特地用其他东西遮挡住了说明然而回去的时候发现它露出来了)。很恶心。
于是这节课就被我迁怒了。
作业也是。

某个人今天跟我抱怨说她参加她哥的婚礼要做好多事,我想起来几年前我小时候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堂兄的婚礼,我没去成。本来快高考了忙没空这个理由就够了,结果有人多嘴跟我说老家人迷信说我属这个生肖不好出现在他的婚礼上。
这事我能记一辈子你信么。

我一直觉得我的药很有用,能让我从“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变成“本身就是个正常人”。这段时间的糟心事让我觉得是不是药效不够了,医生说你的药量别加太快,我回家想了想,原本正常人也会有喜怒哀乐,这种状态应该还正常。
大概吧。

没什么人可以倾诉,有时候打开对话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合适。
以及我又没接我妈的语音聊天,没心情,也没什么想说的。
快到梅雨季了,啧……
我心情不好一定也有天气的锅(怒甩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