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lof更新之后……感觉更丑了(

今天又翻出来一堆刀子,吃得泪流满面还舍不得撒手。
然后我的歌单又丰富了不少。

混沌之子我看不下去了马哒,快NE的时候各种“温、馨、治、愈”!
吃完药感觉san值也依旧在警戒线边缘,再来点刺激估计就down到负值了。

废狗好不容易开了活动,稍微肝了肝就感觉可以休息等体力回复了。
第七章和终局攒下来的石头……十连并没有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副本一如往常给我掉了好几张活动礼装。

隔壁又在不知道是敲鼓还是拍吉他,想到之前学校的专业介绍课上,影视专业的前辈的视频是一个乐队的MV,里面的两个人都拿着吉他边弹边唱,不时拍打几下……歌还是很好听的,然而拍吉他这个动作和声音让我忍不住厌恶。
很庆幸我喜欢的乐队里本命是会拉小提琴的主唱……说起来倒是没见过里面的吉他手和贝斯手拍打过手里的乐器。架子鼓手我就不说什么了(

——5月6日补充分割线


果然我这样的人没有人想搭理吧,强撑着给几个人发了信息,并没有回复。

看了篇文(刚推荐那个),没到一半就哭成傻逼,堆半桌子纸巾。

一直在想自残和自杀的事,开始以为是药效不够了。后来记起医生说这些药可以让我“恢复成原来的自己”,突然开始想,莫非“我”就是这个样子吗?

最近偶尔会翻自己以前丢在这里的文字,忍不住去在意有关“家人”的那些话。

我父亲是个很稳重成熟但又很固执的人——我的性格受了他很大的影响。从我爷爷到他,都不擅长和家人谈话,连带着我也是这样。

我母亲是个……原谅我找不出形容词。她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然而被我爸拦下了,所以我的童年才没有在挨打中度过——我做过很多让他们生气的事。

小时候的我被他们丢给爷爷奶奶照顾,然后把我带离他们到了市里。当然,他们给我找了几个玩伴,让我很快不去在意那些。

再之后没几年,多了我弟弟。平时工作忙的父母原本就不多的关心变得更少了,同时在某些人的掺和下,我开始嫉妒他,甚至到了小学毕业后加上另外一些原因,我不再穿裙子,坚持穿裤子。


忘了多少天前,跟一些人抱怨我的过去的时候……怎么说呢,我的童年就算是加上几层滤镜,也依旧是灰暗的。就像原本就没有什么颜色的照片,不管怎么处理(除了手动上色外),都改不掉阴暗的基调的。

每次看小说——哪怕是织太的同人文,都很羡慕里面能或平淡或嬉闹的一直在一起的两个人。

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充斥着分别、离开熟悉的地方前往陌生的去处。

我甚至想不起来上次和一直在帮我的发小见面是在几年前。只记得有一次我从她在的地方离开前,突然的拥抱。那是我(目前有印象的)记忆里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拥抱。

在我靠着脑海里印的那张她的笑脸的照片硬扛着的那段时间,我无数次地想坐飞机去见她,祈求一个能让我(哪怕只是暂时)定下心的拥抱。然而到了现在,连那张照片都开始模糊了。


这些话我写了很久,删删改改、把脑子里的东西用文字描述下来……这段时间里没有一条通知。

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

可惜我学不会“不去期待”,只盼学会的那天不是我“不再期待”的那一天。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