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世事无常。
我开始讨厌四五月份了。


因为这是第二次在这个季节接到亲戚去世的消息。

上一年是一个我喊三伯伯的、对我总有种长辈的慈祥的中年人。我不知道他去世后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是怎么被安排的,或许是继续留在作为土地被征用的补偿的新小区照顾夫家的长辈,又或者是……是怎么样呢,我想不出来。

今年的是位七八十的老人,我没见过他几面,也没有什么印象。葬礼办的很大,我父亲都特地从外省赶回来去参加。

我近距离接触过几次死亡,狗的。一条是老家院子的看门狗,另外就是她离开前最后一窝狗崽里面最小的一只、和剩下中最小的留在家里陪我们这些孩子玩的一只。僵硬的、一动不动的小小的一只白狗,倒在某片杂草丛生的荒地上。它就像睡着了一样,似乎上去摸一摸,它就会抖抖耳朵睁开眼,呜呜两声站起来慢悠悠地朝我跑过来。

我开始害怕死亡。

我不喜欢送葬时的唢呐和哭声,还有漫天的白纸。

我希望我死后不要用那么复杂的程序,简单的火化后,把我的骨灰埋给一棵树吧。一棵不会被因为城市规划需要而被砍掉的树。最好是一棵会开花的树,红的白的粉的紫的蓝的都好,夏天一过,这些花儿就都飘下来陪我啦。墓碑就随便怎么安排,我没有什么喜欢的地方,也没有喜欢的墓志铭。希望不要放我还很丑的时候的照片。我小时候拍的那张穿得红通通、靠在一个大大的红柱子上的照片最好了。

好像这就这不多了吧。

花我基本上都是喜欢的,去看我的时候倒也不用特地带花——如果我的骨灰真的有好好洒在一棵会开花的树下的话。虽然每年都是同一种花时间久了会觉得无聊……不过看着一棵树从光秃秃到长出叶子,再到开出花骨朵,花骨朵打开长成一朵漂亮的花,似乎也很不错。


死亡很麻烦啊。因为我也喜欢太宰先生那种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清爽的死亡。可以直接消失就好啦,身体、灵魂、意识……倒不如干脆没有诞生下来更好?


看了太宰先生在同人里的花式自杀,就忍不住也想了相关的问题。跟朋友讲,她说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辩解了几句……她没有再回复我。

唔……洗衣机洗好衣服了,晾完它们我就该去学校了。社团活动。

周一没有课还要跑一趟学校参加社团活动……有点麻烦啊_(:3_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