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睡醒了……第二次醒了。睡不着了。

六月底会有一个很长得可爱(重点(不))活泼开朗、其他方面性格也很好的妹子要来和我合租。
她来之前我和她说了我的问题,让她哪怕不愿意过来也不要用不好的眼神看我。
然而她说没问题,还说我能帮你什么吗?在生活以及病情上。
具体她能做到什么程度,再看吧。我看妹子的第一感觉基本上都是准的,她人不错。其实这种直觉对男性也差不多,只是偶尔不愿意相信自己罢了。

昨天哭着喊我不甘心的时候也扯着她不撒手,她也努力地说我想安慰你但是找不到词(表情包(。))。刚才又看了遍记录,我发过去的话也就只有简单的十几句……
她说看得心疼想抱抱我。我之前在回复她“我能为你做什么”的时候,hin不要脸的说,在我很低落的时候请给我一个拥抱。

我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我以为我能忍耐到见到我家妹子借着身高优势去熊抱(x)住她。
然后昨天,成员们最后的最后退场的时候,屏幕上放了好几次没怎么被喊名字嘟着脸有点不开心的鼓手。然后大家都开始大声喊他的名字,其他成员也(已经退场了或者)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他离开的时候,用力抱了抱队长主唱。其实那时候主唱脸上混着好笑以及感动还有一些我不太懂也不会形容的复杂的表情的。
我承认那一瞬间(瞬到现在)我好……羡慕。

现在妹子在我心里还是特别的,但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一直这么告诉自己。因为我的心理疾病,让我很容易到一种很冷静(并且相对理智)的状态。情感在我这里没什么地位的,不如说它某些时候就直接消失了,下次出现的,是一个虚弱着的、几乎全新的它了。
就像昨天,我站在嗑药了一样疯狂的会场里,安安静静地看着,想要融入进去,但是做不到,一点都感觉不到。
昨天的开场来的太突然,我没来得及吃药。后半喊安可的时间我手忙脚乱的翻出药一片片抠出来、塞进嘴里吞下去。但是太晚了,药效在我离开会场准备坐车回家的时候才慢慢上来……于是我哭了一路的不甘心,到家了也还在哭。直到哭累了,直接在床上一躺,睡着了。零点醒了一次,脱掉看演出时穿的衣服,换上睡衣,倒头借着睡意又睡了一觉。
现在醒了。

起来看到我爸发来的一条今天是母亲节……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把我的病告诉他。
我能猜到母亲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有多不可置信以至于很可能会强制我断药并且承认自己其实没有病。她以前做过的。在我心里不舒服的时候,再给我补一刀(有没有得到成就“补刀小能手”啊(笑)
但是我不太摸的清父亲的想法,我隐藏情绪的能力比起他,差的远了去了。他(还有大部分时间的我)表现出来的情绪,基本上只是自己愿意表达出来的、并且是自认为合理的。然后我就经常和他针对这种的合理与否跟他互怼(。

唔……好像又困了……我再去睡一下。

早安。

评论
热度(3)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