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闲

想吃甜甜圈。
还有汤豆腐。

忘了多久以前,我很喜欢倚着床蹲坐在地上。
凉凉的地板能让我保持清醒,蜷缩的姿势可以给我安全感。

现在就办不到啦。
没有床给我依靠、地板上铺着垫子和散乱的杂物,愈发虚弱的脾胃不允许我光着脚踩在冰凉的木地板上……

直到今天还是会想起第二日的live结束后,我仰头对那个人说你先走吧时的微笑。回家后我想着那个感觉,对着镜子又笑了一次。是一个很正常的、软软的微笑。但不是【我】的【正常】的微笑,即使(我相信)它可以让大部分人相信我是发自内心的在笑——事实确实如此。很矛盾。但我笑过之后,不会保持所谓的好心情,抚平嘴角到平时的“弧度”,默默地继续自己该做的事。

一直在意的体重,近日决定随它去后,却因为原因不明的厌食,在不经意之间轻了许多。发现之初还有些激动,转回头想了想没有可以分享的人,也就默默地换了其他事做。

我的理想——我这样的人居然还有理想——在这几天被我反复的说给了一个人听。对方对此没什么回应,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回应。

想到日期,今天是一项作业的截止日期。
我去写作业了。

评论

© 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